首頁 云嶺要聞 審查調查 工作動態 黨紀法規 黨風政風 巡視巡察 信息公開 監督曝光
所在位置:首頁 >> 視頻 >> 廉政視訊 >> 廉政訪談
期待新生命——專訪院士喬杰
發布時間: 2020-04-27 08:00:50 來源: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王少偉 管筱璞

視頻制作 葉源昊 尹雪諾

從事婦產科臨床三十多年,喬杰聽到最多的一句話是“感謝您讓我圓了做母親的夢!”作為一位母親,喬杰為許多人稱呼她“喬媽媽”感到欣然。在武漢抗疫的66天里,她更加真切地體會著生命的意義,感受著特殊時期全社會對新生命的關注,因為“每一個生命都值得期待”。

喬杰,中國工程院院士,1981年考入北京醫科大學,畢業后進入北京大學第三醫院婦產科工作至今。疫情期間,作為北醫三院院長,喬杰帶隊在武漢同濟醫院中法新城院區組建危重癥病房,總結的孕產婦、兒童新冠肺炎患者臨床表現和治療經驗納入國家衛健委診療方案。

日前,本網記者對喬杰院士進行了專訪。

相約患者“鉆石婚”時再聚首

問:作為婦產醫生,您的日常工作是迎接新生命,武漢戰疫期間,主要負責的是救治危重癥病人,哪些人和事讓您最難忘?

喬杰:最難忘的還是患者。我們病房最后出院的一對老夫妻,他們結婚已有53年了,老兩口經歷了長時間的治療,終于核酸檢測都為陰性,順利出院。和他們道別時,大家相約等到他們“鉆石婚”時再聚首。所以說,患者向我們展示了太多的美好與希望。

我們所在的同濟醫院中法新城院區多是危重癥患者,隨著我們對疾病的認識逐漸增多,救治能力不斷增強,患者的配合度也在提高。這個信心很重要,早診早治還必須患者配合,比如上呼吸機,如果病人抵抗,呼吸效果就會差很多。

起初,是我們給患者信心。我們這些主任、隊長、院長都要輪流查房,看望每一個患者,握著他們的手說“咱們一起努力,你是有機會的”,這種鼓勵可以激發他們的意志,非常必要。此外,我們還盡可能征求其他患者同意,建立家庭病房,讓同為患者的一家人住在一起互相關照、互相鼓勁,治療效果會更好。

我還難忘武漢人民竭盡所能支持我們,大家同舟共濟,比如志愿者司機冒著風險每天接送我們,因為害怕傳染家人都不敢回家。我們隊伍撤得比較晚,但是,沒想到離開武漢當天還是有那么多普通市民自發地來送我們,大家都很依依不舍。這種溫暖,就是你知道你在為誰拼命,知道你背后有什么樣的支持。

問:醫療隊中不少隊員和您孩子年齡相仿,如何評價新一代?

喬杰:在這次戰疫期間,我們隊伍里的70后、80后真正成為了中流砥柱,90后也成長得非???。大家都嚴守紀律、互相補位,真正是指哪兒打哪兒。無論是風險最大的吸痰、做支氣管鏡,還是喂飯、清理病人的排泄物,大家都毫無怨言,沒有一個人后退。

危重癥救治面對的都是病情最危險的病人。我們的年輕醫護人員既有長時間的辛苦,也有被感染的風險。我的任務除了需要把工作安排好外,還要把大家的生活照顧好,盡可能多一些關懷,讓大家精神飽滿地去工作。說件小事吧,來的時候特別匆忙,都沒來得及理發,穿防護服頭發太長就戴不住帽子,污染風險也會增加。我以前給兒子理過發,就提出幫忙給隊員理發。大家為了鼓勵我,夸我手藝不錯,其實我心里有數,平時不常干,肯定效果一般。但是在那個時候,安全是第一位的,彼此間的情誼彌足珍貴。

問:那您怎么帶好身邊這些年輕醫生、護士?

喬杰:武漢之行,雖然異常艱難,但也讓我們收獲頗豐,這既是對年輕人的傳幫帶,遇到困難要奮不顧身、勇敢面對,同時也讓大家深刻體會到一個好醫生、好護士一定是會總結、會分析的,不斷去解決臨床面臨的新問題。

我相信“身教勝于言傳”。這次戰疫,醫療隊培訓完感控和救治知識后,我就給大家布置任務,設立了護理創新項目和臨床問題研究項目,包括有創無創通氣、床旁超聲、血氣分析等如何應用、怎么發揮作用。每個人帶著問題去實踐、去學習,不斷修訂治療細節。其實,這個過程貫穿的就是如何做一個好醫生、好護士。

通過抗擊疫情,社會各界對醫學有了新的認識,也對醫護工作者有了更多的理解。我特別希望能有更多的年輕人投入到保護健康這項偉大事業,這份工作比較辛苦,必須不斷學習,要奉獻一輩子,但收獲的也是無以言表的精神力量。

沒有發現母嬰垂直傳播的證據

問:很多人關心新冠病毒是否會母嬰垂直傳播,發現不會垂直傳播的意義是什么?

喬杰:當時,我受邀在國際醫學雜志《柳葉刀》上對武漢中南醫院發表的一篇有關新冠肺炎孕產婦患者的研究論文進行了評論。湖北省婦幼保健院也發表了一篇基于9例孕產婦患者的文章。兩項研究都顯示:妊娠期新冠病毒感染的臨床表現和其他感染人群基本相似,沒有發現母嬰垂直傳播的證據。

從理論上推測,新冠病毒的母嬰垂直傳播風險也比較小。我們向武漢其他有確診孕產婦病例的醫院了解情況,同樣沒有發現母嬰垂直傳播的科學證據。因此,我們給出的結論是:截至目前,尚缺乏能夠有效支持新冠病毒存在母嬰垂直傳播的可靠證據。

在當時的緊急情況下,基于這些有限的研究、推理和對武漢市助產機構的初步調查了解,給出的這個結論經過媒體的廣泛報道,減少了很多孕產婦及家庭的擔憂和顧慮?;谑聦崒徤餮芯?、小心求證,回答公眾關心的問題,解疑釋惑,這正是我們專業研究者應當擔負起的責任。

問:您的團隊4月18日發表了“中國武漢地區孕產婦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臨床特征”最新研究結果,主要結論是什么?

喬杰:目前,對于孕產婦感染新冠病毒臨床特征的認知還十分有限。在國家衛健委的疫情上報系統和國家產科專業醫療質量控制中心支持下,我們回顧性分析了2020年3月20日前武漢50家新冠肺炎定點醫院孕產婦的流行病學和臨床特征、實驗室及影像學特點、治療和愈后等數據。這是目前國內最大樣本量的新冠肺炎孕產婦描述性研究。沒有孕產婦或新生兒在分娩時死亡的病例,對8例新生兒咽拭子的核酸檢測結果均為陰性。

根據現有資料對比分析,孕產婦感染新冠病毒后發展為重癥的風險不高于一般人群,但需要引起重視??梢哉f,這項研究為了解孕產婦新冠病毒感染的臨床特征、新生兒健康情況等提供了重要線索,對指導圍產期保健及制定相應預防和診療措施具有重要意義。

問:一個個新生命牽動著一個個家庭的心,如何切實保障疫情期間的孕產服務?

喬杰:孕產服務是一類比較特殊的基本醫療保健服務,具有連續性和不可延時性,不可能因為疫情就被推遲或中斷。

近期,國家產科專業醫療質量控制中心聯合29個省級產科質控中心和省級婦幼保健院針對8000多家助產機構進行的一項調查結果顯示,雖然疫情期間常規產檢服務受到了不同程度影響,但是對高危孕產婦的產檢和救治工作影響不大,原因就在于我國推行的孕產婦分級管理措施發揮了積極作用。另外,超過70%的助產機構都開展了線上診療服務,這也得益于近幾年互聯網醫療的快速發展。

疫情暴發后,國家衛健委迅速出臺了一系列保障母嬰安全和新冠孕產婦救治的政策,并指定了確診或疑似病例產檢和分娩定點醫院。作為國家產科專業醫療質量控制中心,我院產科迅速組織專家組研討并發布了《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孕產婦分娩期管理建議》。另外,中國醫師協會也針對新冠肺炎患者妊娠期和產褥期管理、孕期影像學檢查等問題發表了專家共識。

得益于這一系列舉措,與其他新冠病毒感染人群相比,孕產婦病例的救治結果相對較好,出現重癥的比例少,截至目前尚未出現死亡病例。

問:您是醫生,也是位母親,在您看來還應為孕產家庭做些什么?

喬杰:要特別關注對孕產婦及嬰幼兒家長的心理疏導。由于對孩子健康的關注和重視,孕產婦及家庭其他成員可能因疫情產生過度恐慌、抑郁、焦慮甚至創傷后應激障礙等心理問題,不但影響自身健康,也會影響到胎兒及嬰幼兒的健康。因此,婦產科、新生兒科及社區醫務人員在為這些人群提供常規診療和隨訪服務時,應給予相應的心理疏導和初步評估,必要時轉診到心理科室,接受專業的心理咨詢和治療。

除了線上診療、電話隨訪等方式,還應為孕產婦和嬰幼兒提供咨詢、問診和健康隨訪等長期定時健康服務,隨時關注其健康情況和疾病的發展變化,必要時提醒其及時就醫,避免延誤治療。

跟隨自己的初心,不輕易隨外界而動搖,時間會告訴你值得

問:什么原因讓您三十多年始終堅守在迎接生命的第一線?

喬杰:從懵懂的學生時代起,我就對生命的起源和奧秘非常感興趣,希望通過自己的雙手迎接一個又一個新生命。為此,我選擇了既包含手術操作,又包含生理、病理研究和危重癥管理的婦產科。后來,我慢慢注意到,不孕不育患者面臨巨大的傷痛和心理壓力,需要醫學的幫助。本科畢業前,我偶然聽說“北醫三院張麗珠教授與北醫基礎醫學院劉斌教授合作研究的胚胎體外受精方法獲得成功”,就毫不猶豫選擇來三院讀研,和這里結下了不解之緣。三十多年來,三院見證了我一步步的成長,從學習到工作,我早已在此深深扎下了根。

1987年剛到科室,正是輔助生殖技術的攻堅階段,我跟隨前輩親歷了中國大陸首例試管嬰兒從孕育到誕生這一重要歷史過程,也目睹了張麗珠教授如何在簡陋的醫療技術條件下攻克難關。取卵用的引導穿刺針只有寥寥幾根,用鈍了就請鐘表匠來修理;沒有合適的容器,盛卵泡液的試管就放在保溫杯里;沒有現成的培養液,大家就自己照方配制……

在三院求學的那段歲月,我在前輩們的諄諄教導和耳提面命下提升本領、磨礪意志。從主治醫師到主任醫師,從科主任到院長,三院的人、事、物都與我心心相連,再往后,工作逐漸變成了我對自己、對全院職工、對這份事業的責任。

問:知識代代傳承,從前輩那里有哪些收獲?

喬杰:影響我一生,讓我感念的導師實在有很多,張麗珠教授、李美芝教授、何伯松教授等。他們在不同方面的言傳身教成就了今天的我,都是我生命中重要的領路人。30多年前,我剛進入北醫研究生院,師從婦產科李美芝老師,并作為住院醫師,在張麗珠教授手下管理病人。張麗珠教授是科技探索的先鋒,她永遠在探索新事物,永遠要求做到最好。對待學生,她不茍言笑、十分嚴格,正是這段看似煎熬的學習生涯,鑄就了我的本領,磨煉了我的意志,給我留下了不懈探索、追求卓越的烙印。

科學并非一蹴而就,也并非一己之力就能踏足高峰。將自己的學識與他人的學識融會貫通、取長補短,碰撞出最耀眼的思想火花,這大概才是一個學科領域的全部面貌。李美芝教授正是這樣一位善于發現他人所長、知人善任的導師,是我作為學科管理者的榜樣。她帶領我開啟多囊卵巢綜合征的研究,對我而言,就是敲開了基礎科學研究領域的大門,成為此后十幾年來我不斷拓展的研究方向之一。我特別想和年輕人分享的一點體會是,跟隨自己的初心,不輕易隨外界而動搖,時間會告訴你值得。

問:在兒子眼里,您是一個怎樣的母親?

喬杰:兒子從小就習慣了我的工作狀態,看到身邊人對我們職業的尊重和感謝,對我很理解。他十二三歲的時候,偶爾有個周末我沒去上班,他的第一反應居然是:“媽,你生病了嗎?”他覺得好端端的媽媽怎么會在家,他的世界里,大概永遠是睜開眼睛我就已經去工作了。

我的工作性質相對特殊,既是臨床醫生,又是學科主任,后來發現基礎研究也特別有意思,對解決疑難不孕治療有意義,就又帶著團隊去研究生殖過程中的生命現象,再加上一個大型三甲醫院的管理工作,除了睡覺,我的時間幾乎都是在工作。

在兒子眼里,我跟他是好朋友,但是他從很小的時候起,就認為我是把工作放在第一位的。記得中學面試要用英文介紹家長,他就說:“Patient is No.1 in her heart。(病人在她心中是第一位的)”事后,我趕緊解釋:“不是這樣的,只是病人需要幫助,媽媽就得先去幫助病人?!?/strong>

守護生命,需要高水平的基礎醫學研究和人才儲備

問:您長年工作在孕產一線,如何看待我國生殖醫學領域近年來的迅速發展?

喬杰:生殖醫學領域最近的迅速發展,主要源于多學科交叉打破了既往研究的瓶頸,使得這一領域在基礎理論、臨床診斷與治療等方面不斷獲得重要突破。這也促使我們的研究團隊更重視跨學科交叉合作,繼續推動前沿技術和方法的應用和集成,聚焦生殖醫學重大基礎理論的深入解析,尤其是“卡脖子”技術、產品的研發和臨床轉化。

作為國家婦產疾病臨床醫學研究中心、國家產科質量控制和管理中心,研究團隊聯合生殖、產科、公共衛生等學科,一方面提倡適齡生育,加強孕前—圍孕期宣教、篩查和管理;另一方面建立高齡生育的助孕策略,提升生殖疾病診治、高危孕產婦并發癥管理以及出生缺陷防控能力,在新生育形勢和挑戰下,努力實現我國健康生育的人口發展目標。

在團隊建設方面,要加強生殖醫學基礎和臨床研究學術帶頭人和骨干的培養,建立可持續發展的學科梯隊;加快引進交叉學科領軍人才,同時培養和引進一批轉化醫學相關學科的專業性人才,聯合多學科前沿技術方法突破生殖難題。

問:經歷這次抗擊疫情,臨床醫學、基礎研究如何更好為守護生命服務?

喬杰:我特別關注的是,復工復產后,大型公立醫院如何有效防控風險。北醫三院是北京市門急診量最大的醫院之一,現在門診量已經恢復到平時的50%了。眼下還是外防輸入、內防反彈關鍵時期,但老百姓該治病還是得治病,尤其是很多手術必須盡快完成。目前,我們每天要完成上百臺手術,考慮到手術室本身的密閉環境,再加上麻醉過程中對于呼吸道的要求,確實大意不得。

總體上說,臨床醫學只是醫學的一部分,這些年臨床醫學的發展受到很大挑戰,尤其是大數據和分子醫學整體的發展,以及物理、化學等多個領域中技術的發展,都給未來提供了更多想象空間。兼顧醫療教學科研,應該是我不變的方向。

不管是公共衛生、基礎醫學研究,還是藥學,都應給予關注。我們這次在新冠肺炎疫情面前確實經歷了嚴峻考驗。怎么能夠迅速拿到大數據、做分析,盡快確定病原體,這都需要高水平的基礎醫學研究作保障,包括疫苗免疫同樣是基礎研究中重要的部分。所有這些,需要人才儲備,才能真正保障人民健康,守護他們的生命。

财神捕鱼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