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云嶺要聞 審查調查 工作動態 黨紀法規 黨風政風 巡視巡察 信息公開 監督曝光
所在位置:首頁 >> 時政頭條
紀委監委“回信了”| 公園管理處普通職工竟將公園變私人領地
發布時間: 2020-04-29 08:00:16 來源: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吳宇軒

2019年,福建省廈門市湖里區忠侖社10名群眾多次實名向市、區兩級紀委監委舉報:

“我們實名舉報忠侖公園在職職工柯忠興在公園領導的庇護和授意下,大肆侵占公園苗圃的基礎設施、溫室大棚等國有財產,違章搭蓋鐵皮房獲取高額租金……”

2019年10月,湖里區紀委監委通過電話向忠侖社群眾回復:

“區紀委監委已正式對忠侖公園管理處副主任陳崗東、忠侖公園管理處職工柯忠興進行立案審查調查,我們一定盡快查清問題真相,還忠侖公園以‘綠水青山’?!?/span>

2019年11月27日,湖里區紀委監委至忠侖公園管理處召開警示教育大會,通報陳崗東、柯忠興案件處理情況,強化紀法震懾。

調查細節

2019年,廈門市、湖里區兩級紀委監委陸續收到多份反映忠侖公園管理處相關工作人員侵占公園苗圃問題的信訪件。區紀委監委敏銳察覺到問題的嚴重性,2019年8月,派出核查組到忠侖公園進行現場勘查。

在忠侖公園深處,核查組工作人員穿過狹窄的土路,在塵土飛揚中實地查看了信訪件中反映的土地侵占、違法建設現狀——5000余平公園苗圃被大肆侵占,鐵皮屋違章搭蓋連片,道路難以通行,秀美公園內儼然隱藏著一片“私人領地”。

據核查組初步了解,因特殊的歷史原因,忠侖公園內存在著一片小型村落——忠侖社。忠侖公園半數職工均是忠侖社居民,公園與社區存在人員身份交織復雜、土地權屬確認混淆等問題,且因長期違章搭蓋成風,忠侖社居民生活環境較差,與周邊臨近社區形成巨大差距。為解決忠侖公園與忠侖社的歷史遺留問題,忠侖公園曾兩次啟動舊村改造工作,但最終都因各種歷史原因不了了之。2019年3月,湖里區再次啟動忠侖社舊村整村改造工作,下定決心為忠侖社居民們解決居住問題。

信訪件中反映的問題正好涉及到正在開展的忠侖社舊村整村改造工程,“這個問題不查清楚,給群眾一個交代,會影響舊村改造進度?!焙瞬榻M干部林彬彬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但被舉報人柯忠興只是忠侖公園管理處的一名普通職工,為何能夠長期侵占如此大面積的公園苗圃?

“侵占行為時間跨度長、面積廣,這背后極有可能隱藏著窩案?!焙瞬榻M決定從資金往來、工程招投標、土地使用情況等關鍵問題入手,對問題進行深挖細查。

原來,柯忠興不僅是忠侖公園管理處的一名職工,也是忠侖社居民,同時更是湖里區綠恒園服務部的實際控制人。為了讓自己控制的企業能在忠侖公園各項花卉工程中分一杯羹,2009年春節,柯忠興帶著1萬元紅包登門拜訪曾經的發小——時任忠侖公園副主任的陳崗東。嘗到甜頭,陳崗東開始利用職務便利在擺花工程承攬、施工現場監管、工程款審批撥付上為湖里區綠恒園服務部提供幫助,柯忠興更是“投桃報李”,在2009年至2016年期間共送予陳崗東共計人民幣39萬元。

除了承攬工程,在陳崗東等公園管理處領導的關照下,多年來,柯忠興陸續在忠侖公園承包了多個閑置地塊,起初用于種植苗木,慢慢地,柯忠興動起了歪心思,在地塊上違章搭建鐵皮房,對外用于出租牟利。在市政園林局要求對村民租地行為進行清退時,柯忠興出于利益驅動,依然無償占用地塊,不愿將土地歸還給公園管理處。

2019年8月,得知區紀委監委對公園占地行為進行走訪調查,柯忠興坐立不安,在壓力之下歸還了其占用的5000余平方米地塊,企圖蒙混過關。

但這樣的“權宜之計”依然逃不過紀法的懲處,2019年10月,在初核掌握大量證據后,湖里區紀委監委對忠侖公園管理處副主任陳崗東、忠侖公園管理處職工柯忠興立案審查并采取留置措施,在一個月內查明陳崗東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收受賄賂以及柯忠興行賄等相關違紀違法事實,并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

以陳崗東、柯忠興兩人為突破點,忠侖公園系列違紀案件共立案7人,留置3人、移送檢察機關起訴3人,退繳違紀款項87萬元。針對忠侖公園黨支部落實全面從嚴治黨責任不力,管黨治黨不嚴,推動黨風廉政建設不扎實,違紀違法行為多發等問題,區紀委監委對忠侖公園黨支部責令作出檢查,并在全區范圍內進行通報曝光。

與此同時,區紀委監委干部與街道、社區工作人員也多次走訪忠侖社,反饋信訪件辦理情況,用實際行動打消了忠侖社群眾的疑慮,推動舊村整村改造順利開展。截至目前,忠侖社438戶居民順利簽訂征拆補償協議,舊村拆除工作已基本完成,在不久的將來,居民們就可以搬進干凈明亮的安置房。

紀法小課

陳崗東、柯忠興等相關工作人員違紀違法問題的暴露,折射出的是忠侖公園內部不良風氣滋生的亂象。在審查調查過程中,陳崗東曾坦言:“忠侖公園就是‘小集體’,大家以‘小集體’利益為重,對違法占地、壟斷工程的亂象心知肚明,甚至樂見其成?!北緫蔷G水青山的公園綠地,卻因為領導弱化、權力失控,成為“真空小王國”“監督鏤空帶”。

柯忠興雖然不是中共黨員,但按照《監察法》第十五條規定“公辦的教育、科研、文化、醫療衛生、體育等單位中從事管理的人員”,他屬于監察對象??轮遗d作為忠侖公園管理處工作人員,長期侵占苗圃、私自搭蓋違建,將秀美公園變成私人領地,造成國有資產的大量浪費和流失,在群眾中造成惡劣影響。

湖里區紀委監委查辦忠侖公園系列案件,既打擊基層腐敗,回應群眾關切,又運用分領域整治思路以案促改,推動忠侖公園征拆工作順利開展,狠剎忠侖公園內長期存在的不良風氣,完善園林系統內部監督管理機制,也在全區范圍內形成強有力的震懾,實現了政治效果、紀法效果、社會效果的統一。

相關文章

财神捕鱼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