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云嶺要聞 審查調查 工作動態 黨紀法規 黨風政風 巡視巡察 信息公開 監督曝光
所在位置:首頁 >> 彩云論壇 >> 清風文苑
老房有話
發布時間: 2020-04-29 11:06:36 來源: 紅河州紀委監委

“還是老房子住著舒坦!”今天周末,又是一家老小聚會的日子,才進門便聽見外公的聲音。我腦海中迅速想到外公說這句話的樣子:吐著煙圈瞇著眼,腦袋偏斜面對著舅舅,而舅舅定然會跟以往一樣像個做錯事的孩子耷拉著頭。

外公不止一遍說起這句話,尤其是一家人聚會的時候,他這是懷念以前的日子。我也很懷念:一個農家的院子,院子里有一半是被葡萄藤給遮嚴實了,另一半栽有一棵梨樹,一棵柿子樹,兩棵石榴樹。每到三月間院子里就很熱鬧,落英繽紛,群蜂飛舞,花香四溢……小時候我跟表弟在梨樹上掛了個秋千,玩得不亦樂乎;爬到柿子樹上摘柿子,一不小心被毛毛蟲扎了一手的毛刺;摘石榴的時候老是拿不穩,樹下不知砸壞多少個……

在夏天的時候,外公喜歡半躺在石榴樹下,乘著綠蔭,搖著扇子,碗里端著清涼的井水。每到過節閑暇時,大人們在院子里拉家常,我們幾個小孩就房前屋后東躲西藏。這么多年過去了,每當看見兒時的照片總會不由自主回想起來,也僅僅只能回憶了,我們幾個姊妹都長大了,不大會像以前一樣嬉笑打鬧了,兒時的歡樂也隨著老房子的拆除煙消云散了。

其實怨不得舅舅。老房子實在是太老了,養育了好幾代人,每逢雨天總會有幾片瓦漏雨,村上的老干部來看了幾次了,都被劃入危房改造項目。當時舅舅提議搬到城里住,老房子留著做個念想,外公不愿意,沒辦法,只能拆了重建。一陣機械的轟隆聲過后,除了一口井,一株葡萄樹,老房子永遠地埋在了地下的塵土里,連著埋葬的還有幾代人的回憶。建房的事全權由舅舅負責,新房建好后,舅舅迎來了外公的第一句抱怨:“我們就兩個人,樓蓋這么高給野貓???你看看你們幾個一年到頭也沒幾天會回來的!”舅舅憨憨一笑,“你們老兩口也該養老享福了?!?/p>

從那以后,“還是老房子好住”便成了外公的口頭禪。每逢周末我們全家人都要圍坐在新院子里,聽著老兩口一會說起村里的八卦引得大家哄堂大笑,一會又講起他們那個年代的種種奇聞異事。每每至此,總有一股遲暮之情像那棵孤零零的葡萄樹慢慢向整個院子蔓延。外公外婆都上了年紀了,就像老房子一樣老了。

如今我也畢業參加工作了,偶爾和外公一起吃飯時,他說得最多的話就是“現在你吃的也是公家的飯了,可不能像以前一樣調皮搗蛋了,公家的事是最重要的!”我經常纏著他聽他講一些他們那個年代的故事,我總是對那個年代有著不一樣的情愫,雖然沒親身經歷過,但總喜歡聽,在外公講的故事里我能感受到他們那輩人對黨和國家的熱愛。外公出生在戰爭年代,經歷過全國解放,新中國成立,改革開放這些銘刻在歷史的偉業,他們見證了祖國一步一個腳印走到今天的強大。

也許老房子寄托的是外公從小跟隨黨和國家走過來的點點滴滴,他們刻在心里的信念和希望是我們現在所感受不到的,也是最最缺少的。(李興紅)

相關文章

财神捕鱼安卓版